三跑填海砂被投訴混假貨 朱凱廸質疑:是否涉中港企業貪腐 姚松炎:或違環保例

機場第三條跑道正進行填海工程,有報道指,有自稱三跑地盤監督工程師發出投訴信指,有物料供應商涉向機管局提供由混雜普通石粉和沙泥的「黃花沙」,取代合約要求的「洗水石粉」(已水洗機砂),指做法涉嫌欺詐和走私。

立場新聞 2017-4-10
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就此提出三點質疑,包括機管局沒將新情況報告立法會、事件是否涉及中港企業之間的貪腐等,並表示就明天的立法會三跑小組會議,朱已提交26條問題,要求機管局和運房局交代。

議員姚松炎亦表示,會於立法會三跑小組會議中質詢詳情。他指事件或涉刑事成份,包括涉嫌走私、訛騙和違反有關環保條例,另外若違反合約,亦涉及民事賠償問題,他承諾會向政府跟進。另外,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指,根據有關告密信,承辦商承辦商甚至涉以「黃花沙」代替「洗水石粉」,「好明顯係欺詐同走私的行為」。

朱凱廸的Facebook專頁今亦貼出有關告密信,內容指三跑填海工程承建商是一間聯營公司,本來三跑填海工程填海使用的材料應為海砂,但因海砂原供應商持有的出口許可證過期,使海砂無法正常出口到港。

朱凱廸:比海砂造假更嚴重的三跑醜聞 陸續有來

告密信指,機管局同意聯營公司以「洗水石粉」作為填海替代材料,承建商之後委託供應商提供洗水石粉,但該供應商涉以混雜著普通石粉混雜沙泥的「假洗水石粉」,即「黃花沙」,代替「洗水石粉」,更在出口時報是「碎石粉」,運到香港「並傾倒到了填海區域」。

朱凱廸指事件有3個重點:

1. 香港機場管理局涉隱瞞立法會

朱凱廸指,機管局早前指已經採購了供填海外的海砂,但根據舉報信,填海工程的中標公司改用「洗水石粉」作為代替物料,但機管局沒向立法會報告最新情況。

2. 以次貨取代「洗水石粉」是否涉及貪腐?

朱凱廸質疑聯營公司是否明知不是「洗水石粉」亦照單全收,「過程是否涉及中港企業之間的貪腐?」

3. 4000噸「洗水石粉」也要造假 1億立方米海砂怎解決?

朱指,機管局和香港政府從沒講清楚,可從哪買到足夠的合法海砂,對採砂區的環境帶來什麼影響?

朱凱廸指,明天立法會三跑小組開會,他已提交26條問題,包括要求證實涉事的承建商是否如告密所指、填海物料是否已由海砂改為「洗水石粉」或「普通石粉」等,要求機管局和運房局盡快交代,並希望政府在釐清疑團前應暫時停工。朱凱廸,同時亦預告,「比海砂造假更嚴重的三跑醜聞,將會陸續有來」。

譚凱邦(左)和姚松炎。(圖片來源:環保觸覺)

環保觸覺:機砂含「石粉」會污染海洋 指工程陷兩難應暫停

另外,早前有建造業人士上月向傳媒透露,由內地供應、用作填海的原材料「海砂」正面臨供應不足,工程近月已大量使用由碎石製成的「機砂」填海。

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今亦指,收集到消息得知,「三跑」工程未能取得足夠海砂填海,機管局就打算以經「水洗」程序的「機砂」(機器打碎石頭而造成的砂)取代,「啲砂裡面係比較輕比較浮一啲,就可以沖水沖走,呢啲就叫水洗石粉」。

不過,若要在機砂中除走「石粉」,就要進行「洗砂」,但會嚴重污染製砂工廠一帶的河溪,購砂開支也會大幅提高,認為「機管局及承建商全面洗砂後才使用機砂是不切實際」,但將「機砂」直接用來填海,石粉難以沉降,懸浮海中不沉降,引起填海區域污染,甚至可能違反環評報告要求,令工程延誤和超支,環保觸覺認為機管局已陷兩難當中,不應繼續進行三跑工程。


將海砂及機砂分別放入兩杯清水,海砂樣本於數分鐘內完全沉降,砂層上方的水回復清澈(左);對比機砂樣本只有大粒的砂粒下沉,上方的水因充斥石粉變得混沌。(圖片來源:環保觸覺)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